首頁 > 正文
這個“諾獎問題”,最偉大的解答在中國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張典標、周聞韜、白田田、劉揚濤

 “我們不能保證消除貧困。貧困已跟隨了我們幾千年,如果我們打算在50年或100年內消除貧困,那就行動起來?!?/p>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比吉特·班納吉和埃斯特·迪弗洛在《貧窮的本質》一書中這樣結尾。在《貧窮的本質》中,班納吉和迪弗洛到貧困人群最集中的18個國家和地區開展調研,試圖從窮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創業、援助、政府、NGO等多個方面,探尋貧窮的真正根源。

  他們發現,在這個世界上,政府無能、法制缺席、腐敗橫行,落后的基建、教育、醫療、公共設施……統統都可能讓窮人難以擺脫貧困陷阱。

  在中國,正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有為政府”堅定有力地推進精準脫貧攻堅,千千萬萬原本貧困的人口才改變了命運。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在擺脫絕對貧困的中國戰場上,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每年減少1300萬以上,至2019年底已累計減少9300多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年底的10.2%下降至2019年年底的0.6%。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即將得到歷史性解決。

  今年年初,班納吉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毫不懷疑中國將達成全面脫貧的目標?!?/p>

  兩會期間,記者采訪了多位代表委員和扶貧一線的基層干部,他們紛紛表示脫貧攻堅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體現,對如期全面完成脫貧目標很有信心。

  “似曾相識”

  第一次讀《貧窮的本質》,王棟對這本書竟有些“似曾相識”。

  王棟是團重慶市委派駐重慶市開州區大進鎮紅旗村的第一書記。剛駐村不久,他就陷入一籌莫展的境地:駐村工作隊打算發展茶葉作為脫貧主導產業,可任王棟苦口婆心地勸,好處說了幾籮筐,村民就是不買賬。

  后來他才知道,上世紀九十年代,這里漫山遍野都是茶園。當時茶葉賣不出價,村民只好外出討生活,茶樹最終也被荒草“趕下臺”。

  找到癥結之后,大進鎮組織反對種茶的村民上貴州湄潭等地“長見識”。眼界開闊了,回來后,原來的“刺頭”開始帶頭種茶。

  “要扎根到窮人的生活中,才能精準地找出癥結在哪,才能精準施策,幫助他們擺脫貧窮?!蓖鯒澱f。

  雖然諾獎研究并未涵蓋中國的扶貧實踐,但記者發現不少扶貧干部對諾獎研究所強調的從窮人的角度想問題、幫扶措施要精準等內容并不陌生。

  諾獎評審委員會的聲明指出,2019年的獲獎者在研究中引入了隨機對照試驗的方法,把減貧問題拆分化解為改善教育和醫療保健等更為細致入微的問題。

  武漢大學社會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楊華告訴記者:“在扶貧研究中,用隨機對照試驗研究哪種方法更精準有效,這與精準扶貧有不謀而合的地方,都是提倡政策、措施的精準有效?!?/p>

  制度優勢

  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農科院副院長王娟玲的團隊,花了三年才在幫扶的貧困村里成功推廣了全株玉米青貯技術。

  這是一項已經成熟多年的飼料加工技術,比傳統方式更節省人工,對飼料利用更充分。

  第一年,王娟玲的團隊挨家挨戶,苦口婆心地講解,可敢嘗試的農民很少。第二年,一些農民看到效果,開始跟著“吃螃蟹”。但是大多數農民還是在觀望。第三年,絕大多數農民才主動要求學。

  廣州天河區對口支援貴州大方縣的扶貧干部張勇說,最初,他發現一些貧困戶壓根兒不覺得自己能脫貧。有一餐吃一餐,麻木地坐在路邊看著行人來來往往。脫貧攻堅戰打響之后,貧困戶難脫貧,駐村干部比貧困戶自己還急,一天到晚想的都是摘帽的法子。幾年下來,張勇發現貧困戶的眼神變得明亮起來。

  “貧困戶覺得自己有人幫,覺得黨和政府沒有忘記他,干下去是有希望的?!闭驗槿绱?,張勇也把扶貧稱為貧困戶的“啟蒙運動”。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千千萬萬個像王娟玲和張勇這樣的扶貧干部,扎根一線斗貧魔。據介紹,全國共派出25.5萬個駐村工作隊、累計選派290多萬名縣級以上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干部到貧困村和軟弱渙散村擔任第一書記或駐村干部。

  “在實施精準扶貧的過程中,中國在微觀的制度層面進行了一系列的創新,但中國的扶貧經驗不僅體現在微觀層面,更重要的是在宏觀層面上?!敝袊鐣茖W院社會學所研究員王曉毅說,“諾獎研究主張的隨機試驗無法解釋和驗證中國集中力量解決貧困問題的制度優勢?!?/p>

  “西方國家的扶貧依靠福利政策。但不同政黨對窮人的態度不同,導致扶貧政策難以持續,也難以斬斷貧困代際傳遞?!蔽錆h大學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說,“第三世界國家的扶貧主要靠NGO,政府力量很難下到農村基層,只能依靠NGO去執行,而NGO不可能像中國這樣大規模動員各方資源?!?/p>

  在呂德文看來,大規模動員和一張藍圖繪到底的持續扶貧,都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體現。

  楊華總結說,中國的實踐是諾獎研究無法比擬的。

  底氣更足

  在今年三月召開的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對52個未摘帽貧困縣和1113個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要較真碰硬“督”,各省區市要凝心聚力“戰”,啃下最后的硬骨頭。

  在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江西25個貧困縣全部摘帽。截至目前,已有河北、山西、內蒙古等十多個省區市實現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

  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桃花源街道天山堡村村委會主任冉慧對如期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很有信心,“貧困戶不僅物質上脫貧,思想上斬斷了窮根。內生動力激發出來了,就不擔心返貧”。

  脫貧攻堅戰打響之前,冉慧覺得貧困就是缺吃少穿,交通閉塞。到后來,她發現扶貧更重要的是擺脫精神層面、觀念上的貧困。

  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懷化市麻陽苗族自治縣譚家寨鄉楠木橋村黨總支部書記譚澤勇說,“我們已經實現了對貧困、弱勢群體的全覆蓋,做到了‘不丟下一個貧困群眾’,建立了穩定發展的長效機制,所以有信心完成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目標任務?!?/p>

  今年兩會,譚澤勇建議,進一步發展農村田園綜合體、推進數字鄉村和智慧農業建設。譚澤勇覺得鄉村應該成為讓人向往的地方,“人們生活在這里感受到幸福和自豪”?! ?/p>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039063
湖南幸运赛车